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摄影 & 我的文字

微信号:keusa1234567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经历风霜的小老头,走过很多的桥,走过数不清的路,祖籍福建,旅居美国,研修六度,磨炼心力,随缘不变,游戏人生。
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  

2012-10-21 06:57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
 

 昨天早上与朋友一起准备上车去后海拍照片,看见两个身穿迷彩服的年轻人正在往停在路边的每辆小车上贴条子,还拍照片。我想这一定是交警的帮手在给违章停车执法了。我看条子是“北京市交通协管员道路停车记录告知单”。我过去问两位年轻人你们为什么给这些车开单子,这里没有任何标志说不能停车?他们说是根据交警机场大队吩咐办的。我问你们是哪里的?有没有证件?他们说没有证件,是附近豆各庄村的村民。我说你们没有权利这样做事,必须立即停止和收回这些单子。他们不理我,其他人也过来与他们理论,一个年轻人拿起手机打电话,说你们不要跟我说,我找经理去。哇塞,执法还有“经理”。他们继续逐辆车贴条子、拍照片。一会儿一个着黑衣服的年轻人骑电单车来了,打电话的那人说他就是我们的经理。经理指手画脚说,地上没有画停车位的都不能停车,我们是根据上级的要求办事,有事你们找警察去,找机场交警大队去。态度之蛮横,我也不知谁给他这样的权利与胆子。我说你没有权利这样做。他说我就是要这样,然后大声吩咐两个迷彩服的:“给我全部贴上条子”。对这种野蛮人,我们有什么话可说?大家还在后海等我呢,我先走了。

 整个上午与朋友在一起拍照片,心里老是惦记这件事,虽然和我没有关系,当心里就是不舒服,如果我们国家由更多这样的人来执法,社会会是什么样子,政府哪里还有威信?下午回来,我先去保安那里了解一下这个地方能不能停车,保安说可以停车,大家在这里停车已经很多年了。我认真看了一下那张“告知单”,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没有说要罚款,也没有说要当事去交警部门接受处理,只是说当事人没有在规定的地方停车,根据“北京市实施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办法”第78条第四款的规定已对以上事实作了图像记录。我查了一下“北京市实施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办法”,看看第78条第四款规定是什么?第78条是这样写的——

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加强对交通警察的管理,提高交通警察的素质和道路交通管理水平。
          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加强对营运车辆安全技术状况的检测。
         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及其交通警察应当依法履行职责,接受行政监察机关、社会和公民的监督。
          市和区、县人民政府组建的道路交通安全协管员队伍,协助交通警察维护道路交通秩序,劝阻、告知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。

 第四个段落讲“道路交通安全协管员”的事情,不是停车违章的条款,“告知单”说“该机动车未在道路停车泊位或停车场内停放”,于是就被“告知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”了。交通规则规定在特定的道路、路段和地点和立有不能停车的标志的地方不能停车,其它地方可以在不妨碍车辆和行人通行的情况下停放。这个单子让我一头雾水,是要去交警接受处理?是要到银行缴罚款?还是要上法庭?什么也没有说。只是说“图像记录”会交给交警部门“审核认定”。我就打电话到市公安局询问,市局说你要打朝阳分局,我打到朝阳分局,分局说你要打122,打了122按了4,接电话的一听到我说关于罚单的事,就说你是关于罚单异议的事……我说,不是,这和罚款没有关系,这是代表国家执法规矩的问题。那个接线生很耐心地听完了我的反映,她说她将我的反映情况转到朝阳交警支队,等一会支队会有人给我打电话。晚上朝阳支队有人给我电话,我问警官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开交通执法单,他说不是的。我问这个条子是不是告诉当事人要去交警部门接受处理?他说是的。警官告诉我明天一定会好好调查给我答复。

 我朋友说,以前在这里停车也吃过罚单,没有人去较真,没有去投诉,叫我不要生气,不要管这些事,明天把罚钱缴了就是。我们的国人就是这样的可爱。我说我会把这件事管到底的,或者不能停车,或者可以停车,立个规矩,让老百姓明明白白,也让执法人员规规矩矩。我说,我不仅是为了你,也为你们社区的人今后不要这样经常不明不白无辜地被罚。

 我爱管闲事,总是控制不住。

 

 

两个迷彩服在“执法”
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
 

 

给每辆车贴上条子
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 
 
 
国家的法律在他们的手上就这样随意
 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 
 
 
一些车主就与“执法”人员理论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 
 
 
“你们不要跟我讲,我叫经理来。”
  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
 

 

 经理来了,指着地上说,“没有划停车线,统统贴。”
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 
 
 
这个所谓的经理,所谓的执法人员的领导,连下车对人说话的礼貌都不懂,一直骑在车上对着我们指手画脚。 
 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 
 

 那两位“执法”的,听经理的话,就逐车贴上条子。  
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
 

  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 
 
 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 
 
 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 
 
 

这是一条近乎于自己院子的道路,没有什么过往车辆,平静而安宁,让某些人搞得心神不定。
这样的人,如此的“执法” - 舒然 - 我的摄影  我的文字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5)| 评论(13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